• 2013-12-31

    新年。 - [懒人牢骚多。]

    北京的天气一阵极好一阵极差,没正经。
    就这样一段时间过去,真是不能再混沌了。所以新年愿望,大概是打破僵局吧。

     
    Tag:
  • 2013-09-05

    HEY - [懒人牢骚多。]

    今天花了好多钱,变得很穷。然后就觉得空虚。
    蛮好的实际开始写博客哈哈不用花钱。

    Tag:
  • 5年前散场的时候,你们也是轻轻松松地说了『下次见』吧。
    然后没有你们的5年不留痕迹地就过去了。今年的129,是我十年来第一次没有写给你的贺文。当然不是忘记,只是时光如同清冽凉薄的风吹过,回忆片段就簌簌得好像枯叶跌落,我心里,想对你说的话翻来倒去也就都说得差不多了,没什么新花样,没意思。
    即便如此,你们依然是我5年间心绪纠结、压力爆表时翻出的BGM之一。近几年的新歌也有一直FOLLOW,但听听就罢,碟都懒得拆。坦白对我而言,你们的新歌已经不复当年兵不血刃的魔力,你的唱腔或许有了POWER吧,却失去了一击必中的美感。
    不知道蜕变的过程你是否也有纠结[你写自传我也看不懂啊=。=],反正我挺闹心。

    『你们什么时候能解散啊?』我时不时就这么想。
    解散就好了。我可以踏踏实实死了心,以后提到你们也好跟别人说:『哦,这是我的本命团,绝赞,已解散。』挺带感的不是么。

    但说到底我也只是惶恐……万一没办法陪你们走到最后怎么办?
    少年时愚蠢又真挚地觉得人的一生也不那么长,喜欢就是喜欢,一定可以好好在一起的吧。自信得有点太高傲,却不知一切的情感习惯、朋友、亲人说失去就失去,干干脆脆不留情面。包括喜欢了十多年的团,说不定被洪流追逐到时光的漩涡底端,然后也消失了。
    我不再有坚守的自信,说是随波逐流或顺其自然都好,懦弱的这部分自我,还是被你发现了。

    去香港赴20周年的这个约,我心里暗暗的想,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次呢。
    我站在跟5年前相反的那区等你,偶尔瞥到对面仿佛有五年前的自我镜像。好久不见。
    好久不见,Hyde sama。(我特么已经快哭了好吗)

    你呢,唱着没新意的setlist,风骚地倚着舞台,小辫子甩来甩去,MC越说越敷衍,乱抛飞吻,装嗲什么的想想真让人看不下去啊。但我还是死死盯住你,呼应配合你所有的动作(累死我了)。ANATA的第一个音响起我眼眶就湿了,真没招啊。
    突然就发自内心的想到出发前看的《战马》里那句台词:
    『I may hate you more, but I'll never love you less.』

    总是结束得太快。队长又深深鞠躬说『下次见』。我相信你们对FANS的感情,但现在的我对『守住约定』这种事已经不相信了。谁知道下次会是什么时候,台下也许有我也许没有,也许有个心猿意马的我去打酱油………
    其实这些问题,也不是你们能考虑对吧。FANS总是来来去去,偶像也是后浪前浪。
    总之你们会按自己选择的路线发展,音乐性也好,娱乐性也好。只要是出自你们自主的想法,就安心了。
    我还是很在意呢。

    但我也有我自己的路要走。
    (用Reid的说法就是基于你们帮我树立的『认知发展』和『文化认同』上,真的很感激)

    返程的飞机上翻了《边城浪子》出来看,已是江湖『陌生人』的阿飞说:『我年轻时也认为有很多事是非做不可,但后来我才慢慢体会到,世上并没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,问题只在你心里怎么去想。』

    我想,
    一定还会再见的。Laruku。

    Tag:Laruku